联系我们

镇江环保电镀专业区

镇江华科生态电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镇江新区镇澄路198号

邮编:212006

电话:0511-85959999

            0511-85958008

传真:0511-85956666

邮箱:zjsinotech@nuigl.com

网址:Http://www.huakezj.com/

    古城镇江

        3000多年前,周康王(前1026—前1001)分封“夨”为宜侯,如今的镇江一带即为“宜”地。1954年从镇江大港烟墩山出土的国宝级西周青铜器“宜侯夨簋”及其126字的铭文无不充分折射出镇江悠久而辉煌的历史。
  在有文字记载的3000余年漫长的岁月中,镇江曾多次更名:春秋时称为“朱方”,战国时改称“谷阳”,秦朝时称“丹徒”,三国时为“京口”,南朝宋在京口设“南徐州”,隋统一后改置“润州”,镇江之名自北宋至今。而每一次名称的变化毫无例外地都打上了那个时代特定的政治或军事意义的烙印。与此同时,每一次城市名称的改动也都伴生了精彩的故事或传说。

  镇江是国务院第二批公布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着极其丰厚的文化积淀。这里曾产生过许多令人瞩目的传世佳作,其厚重的精神承载力对后世的文明化进程催化出难以估量的作用和影响。那一部部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般的作品至今仍闪烁着深刻而睿智的光芒——

  “十二部中国文学入门书”之一的《抱朴子》;

  中国第一部文学理论和批评专著《文心雕龙》;

  首开中国笔记小说先河的《世说新语》;

  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文选集《昭明文选》;

  中国文学史上继《诗经》和《楚辞》之后现存的第三部诗歌总集《玉台新咏》;

  “十一世纪的科学坐标”《梦溪笔谈》;

  中国第一部体系完整的语法著述《马氏文通》;

  中国著录甲骨文字的第一部书《铁云藏龟》;

  中国第一部医学史专著《中国医学史》;

  中国第一部完整的文化通史《中国文化史》等等。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这既是镇江这块沃土结出的丰硕成果,也是勤劳智慧的镇江人民对文明社会的真诚奉献。

  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及钟灵毓秀的真山真水陶冶了镇江人的率真性情。

  滔滔东去的长江,渺远幽深的大运河,萋萋的芳草,潺潺的流水,远古的足音,如歌的天籁……总之,当人们漫步在这座城市山林的时候,随处可觅那千古流芳的缠绵,随时能够感受到怡人的温馨和浪漫。

  “京口连冈三面而大江横陈,江旁极目千里,其势大略如虎之出穴”寥寥数语便形象地道出了镇江雄峻显要的军事地位。自秦汉起直到建国前,镇江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譬如确立魏、蜀、吴三分下的赤壁之点,其发韧地便是镇江;南宋韩世忠率八千精锐困十万金兵于黄天荡,杀得金兵丢盔卸甲仓皇北窜;元蒙灭宋那场具有决定意义的水战,两军水师即会猎于镇江江面;太平天国定都后更在这“东南锁钥”与清军鏖战长达十二年之久;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脱手斩得小楼兰”的韦岗伏击战,奏响了江南抗战的首曲凯歌;渡江战役中,人民解放军果断地向妄图阻碍中国革命进程的英军“紫石英”号发起炮击,终结了大英帝国在华的炮舰政策。诸如此类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在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都留下可圈可点的记录。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发生在十九世纪中叶的那场鸦片战争镇江保卫战。

  面对强敌,镇江守军同仇敌忾,直到全军壮烈殉国。此战意义深远,震惊世界,虽败犹荣。革命导师恩格斯在《英人对华的新远征》一书中高度评价了镇江军民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中国士兵决不缺乏勇敢和锐气。驻防旗兵总共只有1500人,但却殊死奋战,直到最后一人。如果这些侵略者到处遭到同样的抵抗,他们绝对到不了南京。

  镇江的开发,泰伯和仲雍固然功不可没。其后历朝历代的治理,毫无疑问地起到了承上启下的的作用。然而从蛮荒过渡到繁华却不能不提及历史上几位颇有作为的帝王,而首当其冲的便是名播华夏的始皇帝赢政。

  公元前210年秋,始皇开始了他在位的最后一次巡幸。“因山为垒,临江望海”的镇江风貌令他心生不悦,遂遣3000赭衣囚徒凿破京砚山开渠以破“王者之气”。赭,红也,这便是镇江别名“丹徒”的由来。但正是这一负气之举造就了江南运河的雏形“曲阿”。由是,滚滚长江之水得以沿此124公里长的人工河道折射东南,与春秋时期夫差、范蠡所开渠道相连,逶迤东去常州、无锡,直达苏州、杭州。

  四百余年后,东吴孙权登上了历史舞台。这位卓有见地的政治家、军事家立国之初便首选镇江为都城。南宋词人辛弃疾在《南乡子·京口北固亭怀古》一词中有感而发道:“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抒发了重整旧河山的胸臆和对英雄人物的景仰追思。

  岁月的河流在负重中缓缓流淌着,当历史长卷翻到南北朝这页时,镇江的地方经济又得到了一次相对稳定发展的机会。

  历史跟始皇帝开了个玩笑,那3000赭衣囚徒压根就未能破坏镇江“王气所钟”的风水,进入南北朝之后,这片质朴的土地一连出了宋齐梁三代皇帝。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南朝宋开国之君武帝刘裕、其子文帝刘义隆及后来的齐高帝萧道成、梁武帝萧衍等出自平民或寒门的帝王们,在其执政的一个多世纪里,较为昌明的政治和颇为强盛的国力有力地推动了镇江乃至整个江南地区的社会发展。正是这个时期,镇江展现出了全国大都会的风采。

  历史总是在探索中寻找着突破的方向。光阴如矢,弹指一挥。侨民和土著的有机融合,南北经济及文化的碰撞,催生出全新的经济和文化结构。一代宗师范文澜先生高度评价说:“中国古文化极盛时期,首推汉唐两朝,南朝是继汉开唐的转化时期。唐朝文化上的成就,大体是南朝文化的更高发展。”文化的高度发展,带动了经济的繁荣,镇江的崛起越来越令人瞩目。